注册 登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问题

社保政策调整的真实效应

2019-05-14 08:51:00      点击:

【字体:大 中 小】打印本页

说好准备放假了,这突如其来的,临近下班之际的推送生生逼迫有强迫症的自己加推一篇。

上海这一把算是载入社保征缴改革史册了。彼时3月底,上海社保公众号发布通告,社保基数的上下限明确为:4699-23496元。

已是一片哗然。原本以为在国务院义正言辞要下降社会保险负担的场景下,社保基数的上下限下调理应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成想,9.8%的上涨也算是创了新的记录。笔者为此还专门为此写了一篇《【周知】“社保降费”的口号和困局》,试图找到其中的合理性。

没想到,这才1个月的光景,就在4月最后一天,上海社保再次发布通告,将社会保险基数上下限调整为4927-24633元。


按照国家要求,以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加权计算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并以此核定社保个人缴费基数上下限。从2019年5月起,本市社保缴费基数的上下限标准按24633元/月和4927元/月执行。


于是,上海也算是旷古烁今地在连续3个月里出现了3个社会保险基数上下限。


后来发现,原来,这里是有一个组合操作的。调整的理由,算是义正言辞无比正确,因为调整口径变了。不过这就奇怪了,在3月29日发第一版2019年社保基数上下限地时候,国务院要求调整统计口径的意见不是已经全网发布了吗?怎么时隔1个月多月,在4月底想起来换口径了?这个反射弧是不是长了一点?


一、从2019年5月1日起,降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4个百分点,即单位缴费比例由现行的20%降至16%。

二、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从2019年5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执行1%的失业保险缴费费率(单位0.5%,个人0.5%)。

三、继续阶段性降低工伤保险费率,从2019年5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一类至八类行业用人单位工伤保险基准费率下调20%,调整为0.16%-1.52%。


上海这次社保费率非常标准地执行了国务院《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中要求将养老保险单位费率下调至16%的要求,这个操作没毛病,如果单看这一个公众号,应该是个喜大普奔的好消息。

但是如果结合【上海社保】公众号一比对,养老保险比例下降4%的同时,社保基数上限上涨了……4.8%……好吧,这肯定只是一个巧合……

可能是提前有预期,在3月底发布社保基数上下限时,上海并没有发布2018年度的平均工资。果不其然,4月底社保基数上下限再度调整。但是有趣的是,这次,依然没有发布平均工资标准。不过,从字里行间里可以看到,这次新的社保基数上下限就是依据“加权平均工资”算出来,所以如此推算,上海这次敲死的2018年平均工资就因该是:

8,211元,同比上涨15.12%!

统计局照理是会公布私营和非私营企业的平均工资水平的。我们看到的2017年度数据:上海的非私营企业平均工资为10816元,私营企业平均工资为4336元。在此基础上,上海2017年度的平均工资为7132元。所以很明显,这个平均工资就是个加权数。但是为什么同样是加权数,到了2018年,就让社保基数上限(推算社平工资)飙升了15%?

我想,一定是私营机构认真如实申报了企业人员的工资数额了吧(摊手)

与此同时,鉴于在2018年,上海的工伤保险实际上是0.2-1.9%并减按50%征收,所以事实上,假设企业执行最低档工伤保险费率,其工伤保险费率还是上涨了0.06%。工伤保险算是添头,也还好只是添头。

如果结合国务院《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中明确的【工伤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在18至23个月的统筹地区可以现行费率为基础下调20%,……】,看来上海的工伤保险基金结余就是在18-23个月这个区间里呢。

因为这次国家把“社保减负”的安排确定在2019年5月,实际上全国范围内的骚操作不仅仅是上海一家。

北京,下调缴费比例,提高基数下限比例

为落实国家对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下限标准低于60%的要逐步提高至60%的要求,自2019年7月,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下限标准由40%调整为46%,2020年7月缴费下限标准调整为52%,2021年7月缴费下限标准调整为60%。

广东,提高养老保险缴费比例

单位缴费比例为13%的市,2020年底前将单位缴费比例调整为14%,具体的过渡计划由各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财政、税务部门制定。自2021年1月1日起,每年将单位缴费比例提高0.5个百分点,直至2024年1月1日,全省单位缴费比例统一为16%。

自2019年5月1日起,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和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上限调整为上年度全省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300%;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下限调整为上年度全省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60%。

黑龙江,下调社保缴费基数上下限数额

自2019年5月1日起统一调整为16%。费款属期为4月份的执行20%的费率

自2019年5月1日起,2019年5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全省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使用的上一年度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55290元/年。费款属期为4月份的仍按56820元/年的缴费基数执行。

要知道,黑龙江在2017年的社会保险结余可是-232亿啊。就在这个结余为负的地方,出现了双降,这让人的心情如何感怀。

其他地方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很明显,全国所有地方在发布社会保险缴费基数和比例的调整都在往一个方向迈进:

统一的征缴口径

所有的地方都在向社会平均工资的60-300%靠拢,低于这个标准的,比如北京、广东省的部分地方,都明确了靠拢的时间表。

所有的地方都在向征缴比例16%靠拢。不论是高于它的还是低于它的,都就此照着统一的方向落地。

这大概就是这次所谓的《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背后真正的意图吧。能不能降低社保负担,说实在的,这其中不可测因素实在太多,不是说有74%的企业都还没应缴尽缴吗?但是统一上下限、统一比例,是这次调整显而易见的可以达到的效果。

我们再大干预测一下,当全国都是一个标准来参缴社会保险了,社会保险全国统筹还会远吗?

回过头看上海。这一轮社保任性的骚操作将直接导致四个真实的后果。

后果一,部分人群对应社会保险负担提高

由于加权平均工资金额被重置并产生了4.8%的上调,原本落入豁免区间的人群(23496/月收入以上),以及因为调整进入保护区间的人群(4699-4927/月收入)的社保基数额将按照更高的标准确认。加上这次上海并没有同步下调医疗保险(含生育保险)的比例,即使养老保险比例下调了4%,这部分本来落入豁免区以及最终进入保护区的人群的对应的社保负担真实上涨。

而且,还会有个附随后果,那就是进入区域的人群的个人社保负担也会同步提高。应纳税所得额减少,税后收入也是实打实减少的。

后果二,公积金缴费上下限没有同步调整产生倒挂

上海的公积金的下限不是和社会保险基数下线挂钩,而是和上年度的最低工资挂钩。但是公积金的缴费上限却是和社保基数上限挂钩的。2019年,上海第一次开始将公积金缴费技术调整的时间调整为4月,就出了这么个幺蛾子。如果公积金中心不跟公告,那就会出现公积金上限(23496)和社保上限(24633)不统一的情况。问题当然没什么问题,也不是原则问题,但是,HR们,你们的表调了吗。

后果三,HR的算薪工作重置

结合后果一和后果二,企业内的HR们要重新对企业内部人员的工资薪金结构做重新计算。尤其是对于原本进入豁免区以及因为调整落入保护区的人群,其工资收入的扣减结构将重新变化,所以啊,5月1号劳动节,果然是个适合劳动的节日呢~(捂脸)

后果四,与社平工资定锚的待遇和门槛再度重置

我们曾经专门提及过,社会平均工资的真实作用是对社会保障待遇体系定锚。我们耳熟能详的退休待遇、工伤待遇、生育待遇会由于社会平均工资波动而变化;此外,企业所承担的社会责任--经济补偿标准,在上海的医疗期病假待遇上限值--也由于社会平均工资的变化而水涨船高。另外,上海这两年推行就业证积分制度,推行的落户制度无一例外的,把社会保险参保情况作为非常重要的评价标准。再有就是上海的居住证积分及非应届毕业生的落户政策:一名非上海户籍人士如果连续三年参保社会保险的保险基数达社平工资2倍,则可以免去职称要求并进入快速通道。现在这一月一调的节奏,也让这通道的门槛飙涨。

当然,还是要提一句,这次发布的信息依旧吊诡,原本同步发布的信息,但这次,已经第二次了,在公布社保基数上下限时就是绝口不提社会平均工资的数字。没有具体数字定锚,社会保障层面问题倒是不大,本身也就是公布一下具体数值即可,这可得愁死企业的HR了。这些个经济补偿、病假待遇的标准,到底该怎么定?7132?还是8211?好歹也给个准信啊。都已经到这一步了,公布个数字,大家该干嘛干嘛去,不好吗?

笔者还大概算了一下。上海今年的最低工资标准为2480元/月,但是上海规定该2480元的最低工资并不包含员工个人负担的社会保险和公积金,所以我们按照实际(26.91%+10.5%)的社保成本加上14%的公积金成本,得上海2019年5月起,最低用人成本=

2480+4927*37.41%+348=4,671

如果时针倒回1年前,当最低工资为2420时,

2420+4279*41.35%+322=4,512

所以,即便社保比例下调4%,在上海用人的最低成本依旧上涨了将近160块。低端成本敏感劳动密集型果然没前途(摊手+1)

最后,不知道算不算一个意外的好处。当社保的最低缴费额已经上涨到了将近5000元/月,托底交社保的空间貌似是越来越小的了。随着时光的推移,可能把大多数人扔进保护区,社保低缴问题好像,就这么解决了……额……